首页 >  乒乓球

少了球迷多了观众,南美解放者杯变成欧洲征服者杯

发布日期: 2019-11-30

11月24日,原定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第二回合开打前一天,河床极端球迷在纪念碑球场外攻击了博卡青年的球队大巴。为驱散球迷,警方甚至动用了催泪瓦斯,比赛也因此被三度推迟。


几乎就在场外发生暴乱的同时,南美足协主席阿莱杭德罗·多明戈斯则在媒体面前大谈解放者杯与欧冠联赛之间的差距:“我们落后欧足联至少20年。”


“时至今日,我只能承认差距,因为欧足联一直在做正确的事,而我们没有。”他略显无奈地稍作停顿,“缩小差距?恐怕我们必须紧跟步伐,努力不让差距拉大。”


魔幻现实主义诞生于拉美,自有其原因。比如当博卡球员遭受催泪瓦斯袭击时,南美足联却正张罗着一场天价“拍卖会”。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卡塔尔多哈、美国迈阿密和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都参与到了决赛次回合举办地的竞标当中,最终马德里夺魁。


讽刺的是,这也实实在在践行了多明戈斯的意思——差距没有被拉大,因为比赛被直接放在了欧足联的地盘进行。深谙体育赚钱之道的美国媒体立刻发文表示:此举无疑是在为足球圈商业大佬们铺设跨国办赛的先例。


今年夏天,寻求商业突破的西甲联赛曾计划将几轮西甲联赛安排到人口消费能力更强的迈阿密进行。此计划几乎成行,最后由于国际足联直接插手,才让西班牙人的圈钱美梦落空。国际足联规定,所有官方赛事必须在所属足联掌控的地域范围内进行。例如欧足联不允许将欧冠决赛设置在纽约,或者亚冠联赛设置在阿比让——你不知道阿比让在哪?那就对了。


但问题是,国际足联在南美解放者杯决赛这件事的态度上发生了转变。他们与南美足联、欧足联、西甲联盟和皇马俱乐部达成多方协议,成功破坏了自己当初制定的规则。


频发的暴力事件,的确有理由剥夺阿根廷举办这场决赛的权利。国际足联规定中也写明,当遇到不可抗力因素时,足球赛事的举办场地可以更改至中立场地。还记得今年9月亚冠1/4决赛天津权健对阵鹿岛鹿角的次回合比赛吗?天津因举办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比赛最终移师澳门。


但问题是,澳门与天津同属于亚洲;而马德里则与南美大陆之间隔了一片大西洋。此外,阿根廷最大的体育报纸《奥莱报》严厉指出,选择在拉美西语国家前宗主国的首都举办解放者杯决赛,也使得“南美解放者杯”沦为“南美征服者杯”,是一种文化和历史上的侮辱:南美解放者杯创办于1948年,最初名为南美冠军锦标赛,1959年仿效欧洲冠军杯,更名美洲冠军杯。1965年,为纪念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等南美国家独立英雄,赛事最终确立为南美解放者杯。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昏庸的南美足联没有将比赛最终安排在多哈。据悉,多哈承诺支付1350万美元争取办赛权,与此同时卡塔尔航空还表示愿意为阿根廷球迷提供免费的航班运输服务。如此不惜代价地举办一场足球赛,天晓得他们会为这场决赛的门票开出何等荒唐的天价。


我并非要阻挠全球化进程,但这个事件的核心问题在于:足球正在远离它的核心受众群——本土球迷。一向乖张的马拉多纳说了句公道话:“如果一个球迷家庭想到现场看比赛,他们拿什么买去马德里的飞机票?看自己支持的球队比赛,这本该是属于他们的权利。”


河床全队在伯纳乌庆祝胜利。图/Osports



3比1,决赛次回合很精彩,只是场边的球迷却显得过于冷静。当河床队扳平比分时,看台上的球迷甚至连鼓掌的激情都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份只是观众,并非球迷。设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北京球迷需要办理签证、购买机票前往北美观看一场国安的比赛,只因亚足联希望拓展亚裔人数众多的北美市场,你会愿意吗?


或许正如英国《独立报》指出,最合理的做法,是让河床球迷为自己的失控而承担责任,判博卡青年直接获胜。遵循法律而非逃避责任,或许是阿根廷足协甚至南美足联改变自己形象的重要开端。


南美足联自认为选择很英明,因为他们收获了安全保障,收获了前所未有的高收视率,收获了数百万的商业赞助,他们看似收获了一切,却唯独失去了球迷的心。


□朱渊 (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国际事务官)